早期阅读并非强迫孩子看图识字


2018-01-03

3-2

很多家长认为,孩子认识字以后就可以自己读书了,这也是一种概念偷换,在早期培养孩子“独立阅读”并不是要进行“早期识字”,而是要培养孩子还没有认识全部文字就可以开始自主阅读的一种能力。

 

追溯历史:早期识字是早期阅读的代名词

如果追溯中国的文化教育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早期识字”曾经作为中国儿童没有早期阅读的代名词,远远早于“早期阅读”的概念就存在了。在中国 的文化教育发展历程中,人们经过很长时间才终于认识到,识字和阅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一个人如果是好的阅读者,那么他就一定是识字的;但能够识字的 人,却并不一定是个好的阅读者。

尽管我们正在努力摆脱“填鸭式”教育,但不得不承认我们根深蒂固的一些教育思想与理念则是挥之难去的,仿佛孩子几岁认识多少个字、会背诵多少唐诗、能写出什么文章、阅读过多少名著成为了我们读书的目的,古代如此,现代亦然。

古代人很重视读书与识字,当时儿童的学习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上‘书馆’,用一年多时间学习《千字文》等识字课本,先集中识字,做到见字能读音;第二阶段上‘经馆’,学四书五经,再逐步讲义,理解字义和文义,学道理。

 

现代社会:有种超人叫“识字神童”

我们经常能在电视、网络、报纸等媒体上看到这样的抢眼新闻:“3岁小孩能认2000字”、“识字神童5岁就能够读书看报”、“经典传奇:三岁认 字过四千识字神童”等等,而在很多的幼儿园,小朋友们也需要完成大量的识字任务;现代家长都很重视早教,也知道阅读的重要性,因此,大家都抱着一颗“认识 字越多越好”的心。

 

警惕“早期识字”误区:

1.当我们一味地强调让学前儿童识字,很可能忽略了我们的孩子在语言发展关键期的口语学习良机。尤其习惯中将孩子关闭起来专门识字的“超前教育”、“智力学校”,集中地让孩子提前学下一阶段才该学的大量文字,实质是从根本上剥夺了儿童很好地获得语言发展的机会。在使他们失去口语发展良好环境的 同时,也严重影响了这些孩子获取书面阅读新策略的能力。

2.一些早期识字的活动将儿童的阅读注意力引向识字方面,使得他们一拿起书本就联系到早期枯燥、机械、乏味的认字经验,最终导致的是儿童厌烦阅读,缺乏阅读兴趣和动机。—昧地强调“早期识字”而非真正培养幼儿的早期阅读能力,可能会培养出一代失败的阅读者。

 

什么是“幼儿独立阅读”

幼儿独立阅读是一种能力,它是指学前阶段儿童还没有正式认字之前,在他们的语言能力爆发的同时,就可以认识文字、符号、声音以及语言意义的关联 性;可以尝试着看一张纸上的各种符号;可以阅读一本图画书;可以根据所看内容,按照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语言表述出来的一种能力。

有的家长认为,孩子已经有了一定识字量,多看纯文字的书,阅读能力才会提高,只有看文字,才是阅读。其实,图画故事书阅读是一种复杂的心理过 程,需要学前儿童具备大量的知识、经验和策略,对儿童的发展,对儿童想象力、思维能力、艺术审美能力、情感、态度、社会性的发展及语言能力的发展都有着非 常重要的价值。

 “早期识字”是为了更好地“独立阅读”?

假如你存在这种想法:“让孩子尽早识字,他就可以自己去看书了,我也就轻省了!”虽然行为是一样的,给孩子买书,带孩子阅读,但目的不同,心态不同,效果也一定不同。

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说:“教育的基础主要是在5岁以前奠定,它占整个教育过程的90%,在这之后教育还要继续进行,人进一步成长、开花、结 果,而精心培育的花朵在5岁以前就已绽蕾。幼儿能不能识字,取决于幼儿是否具备了学习汉字的心理机制,也取决于成人所采用的方法是否符合幼儿的学习规律。

 

延伸阅读:教宝宝识字最该关注什么?

早期“悦”读:识字只是手段阅读才是目的

经常有家长问:“什么时候开始给孩子进行早期阅读呢?”、“1岁以前是不是太早了?”,如果我们把早期阅读看作是一种亲子游戏,一种获取知识、陶冶情操的工具,一种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必备习惯,那么,阅读就成了父母和宝宝要共同完成的任务。

 

早期阅读:破译宝宝“精神密码”

心理学研究已达成共识,3岁前,宝宝最重要的成长任务就是破译“精神密码”。这个“精神密码”与生俱来,包括人类千万年进化而共有的基因,也包括血缘关系遗传的家族基因。人的潜能与个性都从“精神密码”而来。精神密码破译得好,潜能就开发得越好,个性就越完善。

精神密码的破译有两种方式:一是情绪,既宝宝在各种状态中的情感体验;二是认知,既宝宝的视觉、听觉、思维等相应的刺激带来的相应发展。而早期阅读则是有效破解宝宝精神密码的重要手段。

 

“早期阅读”和“早期识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无论是从理论、目的、观念以及方法等各方面都存在根本差别。在谈及孩子早期阅读的时候,我们不仅要顺应儿童学习的规律,更要结合实际情况,对孩子多观察、多了解,培养孩子对识字与阅读的兴趣,这时候,我们谈及的就是孩子的幸福!

 

 

1.4/什么样的绘本更温暖?

有一头小熊。他可爱他自己了。他双手交叉胸前,美滋滋地自言自语:我呀……在地上打个滚儿,两脚蹬在空中:我喜欢我。甩着胳膊在绿色的灌木丛中散步:我爱生活,也特明白,我想要什么。一大堆车排成长长的队伍干着急,因为小熊不紧不慢地在前头走着:我走我的路。太阳下,小熊的身影被拉得巨大:我真了不起。下雨了,小熊对着水洼照镜子:我真美。无比自恋、自得、自大的小熊,最后缩成一个棕色毛团,说:“尽管如此,还是会有这样的日子,我觉得无比孤独和渺小,我赶快上路,跑啊,跑啊,找到你!有了你,一切才真正的好!”

整个故事,一句话一个画面一页纸,就像一部电影。通篇都是小熊在说自己的事儿,只是到了故事的结尾,画面上出现了两只小熊,“我”变成了“我们”。一个令人惊喜的转变,一个幸福的结局。大人小孩读了这个绘本,心里都会温暖很久。

这个绘本叫《我》(新蕾出版社2007年出品),是享誉国际的德国著名绘本作家兼插图家菲利普·韦希特尔(Philip Waechter)创作的。因为故事构思、插图和装帧印制工艺俱佳,曾在德国被评为“2004年世界最美的书”。

 

好绘本的共同特征:美好,感人,不举食指

《我》其实代表了欧美优秀绘本的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不举食指”。从不举起教训人的食指戳戳点点,从不说教。若家长用食指对着自己的小孩子,严肃地说:“不许自高自大!不许自我中心!不许眼里没有别人!”孩子可能不懂你在说什么,也可能听一耳朵,却很不以为然。而好的绘本如《我》,却让大人小孩的心里都能体会到人性里弱点的可爱和可惜,改正弱点的可喜和可庆。这就是好绘本的力量。

绘本篇幅短小,家长在挑选时可以站在书店一会儿就读完。如果一个故事感动了大人,那么一定也会有益于孩子。正如德国的教育学家特别强调的:和孩子一起读绘本,是让家庭生活变得更加温馨甜蜜的法宝。因为家长和孩子一起翻看美丽的图画,领略动人的故事,这样的氛围让孩子热爱家庭,由此孩子的内心养成了原始安全感,无论以后的生活遇到多少困难,有原始安全感的人会比缺少的人要坚强许多。

所以家长要特别注意,为孩子挑选的故事一定要具备两大基本元素:感人、美好。

 

好绘本图画可以单独办画展

对许多中国家长来说,绘本还是一件奢侈品。因为文字很少,插图大而多,再加上图书的定价偏高,家长觉得半小时就跟孩子翻完了一本书,信息量太少,不值。但是,信息量和文字量之间是不应该画等号的。绘本的图画有奇妙的功能,优秀的绘本是小型艺术品,通过纷繁的、迥异的图画语言培养孩子的认知能力和宽容之心。

国际绘本大师李欧·李奥尼(Leo Lionni)创作的《小黑鱼》(南海出版社2010年出品)就是这样的经典之作。《小黑鱼》的译者、儿童阅读推广人彭懿先生说:“这本书最吸引我的,是它那迷离、如梦如幻的色彩——彩虹果冻似的水母,森林般的海草,还有那如同在风中起舞的粉红色的棕榈树一样的海葵……美得都有点邪乎了。我怕了。怕什么呢?因为那婀娜的水母一下子变得那么透明,好像活了过来……”彭懿分析,李欧·李奥尼在绘本的创造上实现了一个突破,使用了水彩拓画的手法,就是“先将水彩颜料用大量的水稀释,然后再涂出或是用实物拓印出鱼、水母及海草的形体与背景,因为水多色淡,画面充满了一种如在水中的透明感。”

用如此艺术的手法去做绘本,是小题大做吗?孩子欣赏得了吗?家长最容易犯的错,可能就是低估自己的孩子了。给孩子挑选到好的绘本,等于送给孩子一个画展。图画和文字有同样重要的作用:一方面能帮助孩子理解故事的情节,另一方面熏陶孩子的审美情趣、提高孩子的想象力。欧美的绘本几乎没有电脑制作的卡通,而多是各种各样艺术风格迥异的绘画,有时甚至是前卫大胆的画派风格,如《小黑鱼》般具有突破性的、震撼性的艺术表现力。一些优秀绘本里的图画,是可以单独举办画展的。

所以,我们给孩子挑绘本的时候,要注意绘本的绘画风格是否上乘。别走进误区,以为给孩子看的画,越幼稚越好。

培养孩子多元的眼光

绘本的绘画还具备一个未被广泛意识到的重要功能——培养孩子看待世界的眼光。儿童从小就应该了解,世界是多元的,对世界的表现和表达也应该是多元的。一个小女孩,一只熊,一个海底世界可以画成这样,也可以画成那样,没有对错之分。绘本正是培养孩子在观看世界时,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多元的审美视角,而且这一切还会影响到一个人是否具有宽容之心。如果孩子从小只是看单一的绘画表现形式,比如卡通漫画,就容易过早形成认知的局限。当他们看到其他艺术风格的作品,就会不自觉地排斥,因为他们会感到不舒服、不对劲儿。事实上,早期形成的视觉习惯也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个人的心态和世界观,影响到他是否认为世界是多元的、思想是多元的等等。

所以,给孩子买绘本时,还要注意挑选艺术风格不同的书哟。慢慢你会发现,孩子的书架上,不是一堆幼稚的图画书,而是各种艺术品类的小收藏。

 

口口相传是一种带着温度的信任

有的家长不是很自信:一个故事是否感人,还是容易判断的;可是绘画的风格,太不好掌握了。尤其是有些大胆的风格,自己看着都觉得怪怪的。给孩子看这样的绘本合适吗?其实,朋友间的口口相传是一种带着温度的信任,一样能帮你把美妙的绘本带回家给孩子。

 

可以这样给孩子读绘本——

3岁以下的孩子最好不要读,而是让他玩弄,把玩,把书拆开,重新拼接。儿童和外部的信息交流是非常开阔和自由的,也是毫无困难的。

 

有些绘本可以把文字拿掉读,像《小黑鱼》这本书。如果家里有5岁左右的孩子,妈妈可以试一下,因为也许从儿童的知觉来讲,生命是很重要和珍贵的,孩子不会想象死这件事情。但对不同年龄的孩子可能需要不同的读法,5岁以上的孩子用语言朗读就可以了,但是5岁左右的孩子,最好用片断的、碎片化的方式引导他/她。

 

儿童的创作性是远大于作家本身对故事的解释的。所以,不管读什么儿童书,父母千万不要先给孩子介绍,要通过很多其他方式问孩子,这是什么?你感受到了什么?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知道最后妈妈怎么看的,这样会让孩子保持更多纯真的以知觉导向的感受系统。而这些感受系统是关系到孩子未来的智慧和在学习上有没有后劲儿,能不能成为一个聪明人的前提。